蝌蚪的諾言

文:珍妮.威利斯
圖:湯尼.羅斯
譯:張東君
出版:親子天下
2008/07/09出版
導讀人:朱惠娟

「這是一本打破讀者既有思維的書」,沒錯,兩種不同的生物談戀愛本身就是一場打破思維的事,但作者真心想說的是什麼?而且為何讀者還能津津有味的看下去,且心意惆悵的想要改變結局,就表示繪本的故事成功了,盡管結局有一些小小的震撼和逆轉,但生命不就是如此嗎?成長是痛苦,而殘酷的,藉由蝌蚪和毛毛蟲來說,真的是打破許多刻板的印象。

這本書好看的不只是超乎想像的故事文本,還有繪本的特殊表達形式,是台上和台下各演一齣戲的設計,(不是左右翻頁而是上下翻頁的設計)上頁畫面是主要的劇情,下頁畫面是蝌蚪們的群戲和魚類的地盤角逐。一般看書人會將眼光集中在上頁的一場愛情戲,小珍蛛和小彩虹的愛情樓台會,舞台就是在柳葉和水面碰觸的地方,很神似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樓台之會。

或許不少人會很清醒的說:這樣的愛情戲不可能發生的。但是妙就妙在你還是被故事吸引著看下去。

「蝌蚪的諾言」在文字上和劇情的張力上相當成功,雖然透過了翻譯,但是文字的節奏仍如同音樂一樣的動聽,「在柳葉碰觸水面的地方,一隻蝌蚪碰見了一隻毛毛蟲,他們深深的彼此對望,然後陷入了愛河…」劇情交代的極為俐落,相遇之後就沒有理由的談起戀愛了,蝌蚪的外形是「黑珍珠」,毛毛蟲的外形是「小彩虹」,情人眼裡出西施原來是古今中外共有的症狀,兩個主角都著迷於他們相見時的外表,約定不會變心,當然也不能改變外表。

但是問題出在雙方不對等的生命週期,身為「小珍珠」的蝌蚪是兩棲類,屬於不完全變態,他從有一隻小尾巴的蝌蚪不知不覺長出了後腳(這個順序符合生物科學),他先違背了小彩虹要求的「我愛你的一切,答應我你永遠不會變」的諾言。

但是如同天氣的變化一樣,也如同生物的變態一樣,蝌蚪長出了後腳,又長出了前腳,最後體型和顏色都不對了。盡管小彩虹一直傷心的提醒他,答應我你不會再變了,但是「就像天氣變化一樣」「就像季節變化一樣」「就像世界變化一樣」,還是不停的變變變,連三次變化,不再是初次遇見時那一顆可愛的小珍珠。

當小彩虹一直哭訴著蝌蚪你怎麼變了?你為什麼又變了?你看看你一直不守信用三次了。小彩虹也完全看不到自己也是一天比一天的肥美起來,小彩虹只會計較愛人的不守信用,完全不曉得以後自己的完全變態才可怕。後來小彩虹也哭累了,睡覺了(其實是幼蟲化為蛹,而小彩虹在遇見蝌蚪時已經進入第二次變態,從圓形的卵變長長條形的小彩虹是第一次變態)在溫暖的月光下,小彩虹變成一隻美麗的,飛舞起來很輕盈的蝴蝶時,她仍然不忘記找她的黑珍珠,她問了一隻荷葉上的青蛙,你有沒有看到我的黑珍珠…話未說完,故事就結束了,最後的畫面是青蛙先生,那位以前的黑珍珠仍在期待他的小彩虹。

這個故事以愛情的變與不變為辯證,對青少年青少女而言頗具吸引力,據說德國的諺語中談到愛情的降臨是「肚子裡有一百萬隻蝴蝶在飛舞」,看完書之後,你會訝異於繪本故事的整體設計太妙了!

這繪本在小學高年級生的班級中最受歡迎,尤其當故事結束之後,他們意猶未盡的眼神,還有對於故事戛然而止的悵然。所以在故事結束後,常常帶著他們一起做一張卡片或者花瓣書,寫一首小詩做為回饋,而寫出來的小詩都跟「珍珠」「彩虹」彼此的錯過再見面有關。

與其說這本書讓他們了解了生物的生命週期,完全變態和不完全變態,也讓孩子了解自己即將要面臨的生命變化。

Scroll to Top